从定情的《幸福狂想曲》开始,《丽人行》《乌鸦与麻雀》《三毛流浪记》

简介: 从定情的《幸福狂想曲》开始,《丽人行》《乌鸦与麻雀》《三毛流浪记》《武训传》《聂耳》…

——赵丹我们一直在谈赵丹的表演,感叹他在银幕和戏剧舞台上的非凡魅力。

或许你并不知道,他的两段婚姻也见证了他不同时期表演风格的养成。

1936年,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赵丹与女演员叶露茜一见钟情,迅速结婚并很快有了爱女。

赵丹和叶露茜及女儿那是赵丹早期银幕表演风格的巅峰,因为也是在那段时间里,赵丹接连推出了两部奠定了他影坛地位的重要影片《十字街头》和《马路天使》。

《马路天使》感情生活的甜蜜美满,加上事业上的春风得意,让赵丹内心对表演有了更高阶、更深的渴望,促使他前往苏联学习斯坦尼表演的决心也更强了。

于是,前往的决定也成为他人生,也是表演风格的重要分水岭。

有些谣传赵丹已经死在狱中,让亲朋好友陷入深深的悲痛。

赵丹与叶璐茜在赵丹重回上海后,发现自己苦苦等待的爱人改嫁他人,命运的捉弄让两人都陷入深深地痛苦。

改嫁后的叶璐茜重回上海滩的阿丹,在表演方面有了一种脱胎于生活的厚重感。

和之前以本色与本能来展示的表演风格不同,牢狱生活与命运的考验让他的表演多了更广阔的空间维度。

他尝试了不同的人物创造,从小人物到大老板,从知识分子到反派人物。

银幕上千变万化的脸孔,让人们见识到赵丹作为演员的重要意义。

赵丹在《武训传》中扮演的乞丐在这段时间里,他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重要女人黄宗英。

从定情的《幸福狂想曲》开始,《丽人行》《乌鸦与麻雀》《三毛流浪记》《武训传》《聂耳》…

赵丹与黄宗英定情作《幸福狂想曲》在赵丹拍完《烈火中永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演过电影。

赵丹的表演著作《银幕形象创造》最初成稿于1965年,彼时,刚刚五十岁的赵丹正值表演的高峰时期。

《烈火中永生》不料书稿刚刚交到出版社不久,他就遭遇了“文革”的噩运,书稿也因主人“反革命分子”的帽子而难逃被烧毁和丢弃的待遇。

”王景春在由他捐赠的上海演员剧团赵丹先生铜像前1973年春,赵丹刚被释放,四天后又被送去干校劳动队改造。

赵丹一向乐观,他并不泄气,便在这残稿的基础上日夜奋战重新编写,最终于1980年在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

1980年版的《银幕形象创造》一生赤诚热爱表演的赵丹,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还在身体力行的向年轻人传授表演,孜孜不倦为中国电影发展出谋划策,还在为自己未尝的表演心愿而努力。

赵丹的晚年生活生前他答应出演中日合拍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最后他的妻子黄宗英代他出演了片中的一个角色,也算是替他完成了一桩小小心愿。

2015年,后浪电影出版了《银幕形象创造(百年诞辰典藏纪念版)》,编辑小树几经辗转,终于联络到了黄宗英老师,这次再度出版赵丹的著作,我们通过小树的编辑笔记,再来感受下这期间的难忘经历吧。

赵丹与黄宗英编辑手记与书的缘分,有时就像与人的缘分一样,需要漫长而耐心的等待。

2014年隆冬,同事因为罗伯特·奥特曼的书《不要给我讲故事,我要的是人物》而与彭小莲导演有颇多联系,我忽然想起,彭导是拍过《上海伦巴》的,该片正是以赵丹和黄宗英的爱情故事为原型的,想必彭导与黄宗英老师是有联系的,便托同事去问。

彭小莲导演《请你记住我》里的黄宗英彭导听了非常高兴,积极促成此事,很快就联系到了宗英老师。

听闻要再版阿丹的书,黄老师很高兴,别的可以交给姜先生办,合同还是要自己签,所以很快就在病床上签署了合同,并为后浪写了软笔赠文。

合同已签,接下来便是我们和姜先生的事儿了。

姜先生是位诗人,也是《黄宗英传》《黄宗英画传》以及《阿丹魂》的作者,作为宗英老师多年的老友,对赵丹、黄宗英的生平历史如数家珍,找他接洽,几乎是不二人选,也可见宗英老师对他的信任。

姜先生告诉我,作为同行,他深知出版公司的市场压力,后浪愿意不顾这压力,从故纸堆里找出赵丹的文字来出版,是冒险,也是情怀。

他很尊敬,也愿意倾一己之力来做这件有意义的事,还笑称,我俩都是阿丹的“志愿者”。

图下都用钢笔标注了拍摄日期及彼时阿丹的生活境遇,如初入电影圈、出狱后等,记录了阿丹从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青年到饱经沧桑之老年的一生;另一个文件夹里是阿丹参演话剧与电影的剧照,这照片有的留有照相馆的印记,有的是姜先生从报刊上裁剪下来的,串联了阿丹在舞台和银幕上饰演的众多角色。

还有一摞用夹子夹得整整齐齐的纸,是先生搜集的他人忆赵丹的文字,他在首页贴了便签,正体小楷,工工整整,写明每一篇皆是谁做的,且特别告诉我,他只管材料,具体如何选用,还得我们做主。


以上是文章"

从定情的《幸福狂想曲》开始,《丽人行》《乌鸦与麻雀》《三毛流浪记》

"的内容,欢迎阅读卓多姿娱乐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