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微博在多个页面标注了“谢绝未成年人应援打榜”,但北青-北京头条

简介: 尽管微博在多个页面标注了“谢绝未成年人应援打榜”,但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使用一个未经实名认证且个人资料年龄未满18岁的微博账号登录后,依然可以完成签到、打榜等各

日前,国家网信办在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中点名批评了微博、豆瓣网等平台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大额消费、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互撕谩骂的不良信息和行为。

尽管微博在多个页面标注了“谢绝未成年人应援打榜”,但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使用一个未经实名认证且个人资料年龄未满18岁的微博账号登录后,依然可以完成签到、打榜等各项功能。

而在应援打榜中最激烈的战役无疑是微博“搬家”。

从“新星榜”到“内地榜” 不只是粉丝的事“小Z,对不起。

”这条由偶像女团艺人小Z应援会发布的微博对“搬家”失败做出了总结和反思。

2020年春季,《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两档女团选秀节目风靡网络,数十位年轻的女爱豆进入大众视野。

而在8月份,与她们相关联的另一个词“搬家”也成功出圈。

按照微博的解释,明星势力榜“微博推出的客观反映明星微博热度的产品”,榜单按地区细分为内地榜、港澳台榜、亚太榜、欧美榜等榜单。

此外,还有“新星榜”,一般为选秀节目里新出的偶像、新人演员等。

而“搬家”,则是要通过“打榜”,将自己的偶像推向“新星榜”的前三名,从而搬到“内地榜”。

搬家成功能得到的展示位,例如“榜单顶部、榜单广告图、背景图、新浪推广等”。

但这些展示位是有限的,需要点击专门明星势力榜链接或是在明星微博的主页点进去,除了粉丝,一般人很少看到也到很难找到。

记者查阅新星榜,在60名以后的位置发现了在时尚圈和电影圈混得风生水起的女星X,还有出道十余年、创作了多首大众耳熟能详歌曲的歌手H,这两位女星不仅拥有了一定知名度,而且还拥有LV、Armani等奢侈品商务,但她们却在新星榜如此靠后的位置出现。

对于粉丝而言,自家“爱豆”(偶像)如果从新星榜搬家到内地榜,意味着获得了大众认可、从而进入了更大的圈层。

偶像女团艺人L在2020年6月登顶新星榜搬家成功,粉丝小檬表示,微博搬家就是不断消耗人力和财力的过程。

由于榜单计算标准复杂,L的后援会数据站在搬家期间需要不断做测算和部署,每天有数据组的粉丝根据势力榜数字测算出月榜数据,不仅要计算自家得分、还要时刻关注同期竞争的其他家。

L的后援会对搬家的策略重点集中在互动和送花,这也是需要粉丝大量“氪金”的部分。

“正能量值”这个考核标准的加入,使得“搬家”不只是粉丝的事情。

偶像们不仅要多发微博,还得一定要带#爱豆能量月#、#元气爱豆的日常#这种指定的标签。

有的明星不会带正能量tag,把粉丝急得不行,在评论下面手把手指导:“宝贝带两个话题!

”而爱豆们还需要评论自己的微博、与粉丝互动。

为了挣到正能量分数,偶像们只能挤牙膏式了:“好”、“刚刚说到哪里来着”、“不”、“太”、“记得”、“了”…

“老父亲瘫痪了也给你硬扛上去,你得学会坦然接受被爱。

”鲜花的背后:最低39元的年费会员对于一些出道多年的演员粉丝来说,相比“搬家”打榜,她觉得买代言、宣传作品对于自己的偶像来说更加实际。

网友小圆向记者讲述了她花55元,从偶像女团艺人A的粉丝处买到年费会员的过程。

“我私信了A的数据站说要买年费会员,对方发来了五个微博群链接,让我找空位加群。

”加群后,群公告详细介绍了购买会员的流程。

记者注意到,通过这种方式,艺人A可以一次性获得了29朵虚拟的“鲜花”。

在榜单数据的计算标准中,爱慕值的提升最为直接迅速,一朵“鲜花”增加2点爱慕值。

此前,鲜花可以2元一朵直接购买,而从2019年9月1日起,粉丝通过充值会员才可以免费获得鲜花,年费会员每月5朵鲜花、普通会员每月3朵鲜花,每月的鲜花当月清零。

当鲜花不能直接购买,粉丝寻找“外援”,以补贴购买会员的方式,让“外援”送花给自家偶像。

完成交易后的小圆仍然觉得自己“亏了”,因为她的朋友在8月份曾经以相同的形式,花39元买到了年费会员,因为8月份的新星榜竞争更加激烈。

网友小双说:“我曾经为了39元一年的微博会员,还被假粉丝骗了去买花。

”小双当时急于“薅羊毛”,直接通过微信转账给自称某搬家艺人的粉丝转账了39元,随后就被拉黑了。

为了提升数据,粉丝一般都会进行“轮博”,大量转发艺人个人微博、相关推广合作微博以及重要官媒的个人宣传博,借以提高明星在微博各大数据榜单的提及量以及互动量、增加话题阅读量。

粉丝小檬在艺人L搬家期间每日固定要做的数据就包括寻艺、明星权力榜、送花、参与的节目微博、爱奇艺泡泡…

在这期间,艺人的粉丝数据群内会转发当日的主要任务。

但在一段时间内重复、大量的转发评论,很容易被平台提示账号异常而“炸号”,数据站便会有组织地购买小号。

这些小号其实并不“小”,很多都是经过实名认证且粉丝超过500个的活跃账号。

在自称明星忠实粉丝的互动平台“Owhat”,记者发现了一些粉丝集资的记录。

在前文所述的艺人Z的后援会页面下有五款商品,其中两款单价为1元的商品销量分别高达171万、145万。

两款商品虽未明确注明集资,但标注了“商品不需要邮寄、不支持退款”。

由此可以简单推断,艺人Z的粉丝从6月底至今共集资超过300万元。

记者随机查询了与Z前后出道的女团艺人Y,发现其某款虚拟商品下排行榜前三名支付总额近10万元。

这些“又肝又氪”的粉丝用他们的时间和金钱,支撑起微博和更多的平台的商业模式。

比如在豆瓣网,为了使偶像的影视作品评分更高、排名更好,粉丝花钱请水军刷评分,最低0.5元就可以买到一个满分好评;艺人W因多个商业代言合作方都要求粉丝参与的具体数量达标,来完成各个“解锁”目标,被网友戏称为“人间锁匠”;在各大手机应用市场还有各种各样的第三方追星app帮助粉丝完成打榜投票…

粉丝一面清醒地认识到平台的“薅羊毛”行为,一面在攀比追逐中继续“氪金”。

一旦停下,或许这些诞生在粉丝经济中的偶像就会彻底消失。


以上是文章"

尽管微博在多个页面标注了“谢绝未成年人应援打榜”,但北青-北京头条

"的内容,欢迎阅读卓多姿娱乐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