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让摄像角度环绕、不断转换,镜头就如同刘建明的“眼睛”所看

简介: 导演让摄像角度环绕、不断转换,镜头就如同刘建明的“眼睛”所看,观众站在和刘建明同样的视角,感觉到某种危机要来临了。

本文将电影《无间道》其中一场有代表的戏逐个画面拆分,通过“镜头语言”,研究导演在拍摄时的意图、表现手法。

这场戏说的是陈永仁知道了刘建明的黑警身份,约刘建明在天台谈判。

整段戏只有2分06秒,却在无数观众的心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01镜面人生用一个全景镜头作为开场,是大厦的外玻璃,可以从玻璃上看到刘建明的身影。

镜面是扭曲的,反映刘建明的内心由于长期黑白不分而产生扭曲。

转了一个正面镜头,刘建明“失焦”的出现在镜头中,从模糊到清晰。

导演拍了一个远景镜头,观众看到看到远处的海、高楼,刘建明走到了一个天台上。

交代这场戏发生的地点,同时通过刚刚镜面画面的渲染,让观众感受到刘建明的内心。

镜子是双面的,刘建明的人格也是双面的。

导演让摄像角度环绕、不断转换,镜头就如同刘建明的“眼睛”所看,观众站在和刘建明同样的视角,感觉到某种危机要来临了。

02交锋突然,一把手枪顶在了刘建明的背部,让观众明白,刘建明被控制住了。

他从刘建明的身后像是鬼影一样冒出来,这样的登场方式很符合他的人设。

电影需要通过镜头给观众暗示——观众在看电影时候是处于享受、不思考的状态。

所以导演需要通过不断的铺垫、暗示,让观众能理解电影人物的每个决定。

两个特写,不用任何语言让观众坚信,陈永仁绝对主动的控制住了刘建明。

刘建明冷静地说,挺利索的。

两句话让观众回忆起电影开头二人读警校的一幕,是宿命。

2002年的他们和导演可能都没有想到,,天台,会成为之后18年很多电影效仿的桥段。

陈永仁将搂紧,这是为下一幕刘建明转身的强力铺垫。

请看画面,他确实是站在阳光下的。

他低头,他觉得自己是坏人,他的身份让他本能的低了陈永仁一等。

刘建明转身,在视觉上观众会感觉不到二人的敌对关系以及威胁关系。

观众回忆起上一幕的“锁紧”,加深了信服感。

靠近刘建明和陈永仁的部分,有两三个很破旧、很锈迹斑斑的类似通风机一样的东西,远处却是美丽的维多利亚海。

这样是隐喻二人此刻的内心,同时他们都期待未来明亮的海。

右侧出现陈永仁的小半边脸,观众此时站在陈永仁的视角,在听刘建明陈述。

但切换到陈永仁的时候,却没有出现刘建明的侧脸。

导演用了一个特写镜头——近到可以看到陈永仁脸上的毛孔,说明观众此时不是站在刘建明立场,而是用一个窥探视角,几乎是凑到陈永仁脸上。

刘建明希望陈永仁放了他,陈永仁不同意。

突然把镜头从主角身上拉远,是为了营造一种紧张的气氛。

右下方黑色的雷达和摄像头象征故事背景,电影中有相当多的窃取镜头,雷达和摄像头符合电影的基调。

右侧一艘白色的船进入,船是动的,它的“”暗示着一个新的人、新的危险将要。

看起来不是一个很有威胁感的画面,如果有威胁感,导演会在拍摄时让枪高高在上顶住脑袋。

相对于刘建明处变不惊,拉远镜头,看到后头巨大的世界,反而给人这样一种孤独的感觉——陈永仁在一人默默对抗全世界。

镜头不断延伸,让观众看到“更大的世界”。

刚才白色的船的“”,加上这个更大的世界出现,预示着一个新的人物登场。

其实这个构图极具风水意境,左侧刘建明身后的高楼像是,显示地位,右边陈永仁后头是海,加上他举枪有个向上的角度,所以看上去会感觉他很危险的视角。

无论是刘建明和陈永仁这两个正邪人物,都属于令观众喜欢的角色。

观众沉溺在他们对决的画面中,观众不会感觉到紧张,不会感觉到不安感。

在这个时候,让一个观众讨厌的角色进入,就能改变状况。

通过一个不太让观众喜欢的人物登场了,让观众知道场景变了、变了。

看到手枪,观众隐约猜到:坏的事情要到来了。

其实不然,这是电影中所说的镜头语言。

镜头语言的意思是导演不通过对话、声音的形式,导演通过画面镜头表达出他的意思,让你看懂了角色的内心,感同身受电影所在的世界。

举个例子,著名导演昆汀的《无耻混蛋》,其中的经典镜头就被一帧一帧的反复研究。

研究镜头语言十分有趣,会让你更了解每部电影中导演的“用心良苦”。

这场戏看起来平平无奇,却交织许多明喻、暗喻的镜头语言。

《无间道》的好看,靠的是导演对于每一个时刻的把握——瞬间确立人物和故事基调,维持故事的张力和紧张感。

导演所做的绝不只是把画面拍下来,他必须耐心的舍得花时间一次次重拍,来确保每个镜头的角度、眼神、动作,以及摄影机的每次运动都能满足需要。


以上是文章"

导演让摄像角度环绕、不断转换,镜头就如同刘建明的“眼睛”所看

"的内容,欢迎阅读卓多姿娱乐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