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偶尔的行书联中也有这种用笔法,这些行书联是其40岁前的作品

简介: 他偶尔的行书联中也有这种用笔法,这些行书联是其40岁前的作品,也就是说,这些行书联及后来的小稿书都保留着早年他学习二王、颜真卿的痕迹,但赵之谦更看重的是他晚年的

赵之谦一生,被世称为碑学大家,他对魏碑方笔的个性化消化运用给后人展示出一个新的空间。

在研究赵之谦的书法及篆刻时,常常有一个问题难以置信。

赵之谦刚届中年,妻女相继夭亡,自己又仕途无门,这种悲怆的情绪,应该使其艺术更具重拙大的情调才对,结果却并非如此,他的艺术反而偏向于甜美、优雅。

独赵之谦,欲纳方笔之法楔入传统二王帖学书法技巧之中,来呈现一种更为新颖的审美理想与诉求。

包世臣对联赵之谦的书法,有其源头,在他55年(1829.8.8-1884.11.18)的艺术历程中,其演变轨迹明显。

他的书法用笔基于二王一系的帖学,他的结构来自于颜真卿,这是他的根底,到他中年后,始发轫于魏碑摩崖,也是顺应了时代潮流。

用侧锋介入而后转向中锋这一技术有难度,如何达到自然性最为重要;另外,关于转折处的处理方法也是具有很大的难度,赵之谦多不用魏碑的方笔来处理,而更多的用帖学一系的方法羼入方笔的调锋来处理。

同时,他强调了书写性,在笔画形状上他用魏碑的笔画形状,而在笔画的书写上,他以毛笔的自然性能来处理,不刻意做出些方折动作,因而,他的笔画呈现出圆润的形质。

赵之谦行书对联赵之谦在篆书、篆刻上,受邓完白很大影响,也受同时代的吴让之、徐三庚的影响。

他的篆刻来自于他的篆书,以书入印,而呈现出有继承的自家面目,44岁以后他基本上就不刻印了,他的朱文对邓石如有了进一步的开拓,而更自然流畅、方圆兼济。

他的白文取法汉印,汉印是取之不尽的资源,赵之谦对汉印的理解更具现实意义,汉印之精髓在于形外,赵之谦独得之。

赵之谦隶书赵之谦楷书如果说赵之谦的这些大字书法存在着软媚倾向,那么其经典的小文稿则呈现出的是另一种气象。

在他的小文稿手札中,他以魏碑及颜书作为形质,而以经典的帖学用笔法作为贯穿其中的灵魂,使其稿书别有一番风味,即厚质又流畅。

他偶尔的行书联中也有这种用笔法,这些行书联是其40岁前的作品,也就是说,这些行书联及后来的小稿书都保留着早年他学习二王、颜真卿的痕迹,但赵之谦更看重的是他晚年的融合魏碑的行书,因为他觉得这才是他的创新价值所在。

在这些稿书中,他已经不再在意于侧锋的用力及单个笔画的形状了,而中侧并用,一任自然。

赵之谦手札局部赵之谦38岁左右的对联赵之谦是个富有才情的人,于绘画、篆刻、书法都别具个人风貌,又有着深厚的传统信息存留。

在其方笔入书中,做得更具先锋性,他是一个用二王法来化解魏碑方笔的大师,其软媚是由于二王的用笔驾驭不了这样一种大字及浑厚造型的字,二王用笔是基于二王的书写习惯及尺幅所产生的。

因而,无论你的情感是何种状态,表述语言很重要,用二王的语言想来表现苍茫、悲怆、粗糙很难实现,所以无论赵之谦经历了什么,其书其印其画依然一派优美风范。


以上是文章"

他偶尔的行书联中也有这种用笔法,这些行书联是其40岁前的作品

"的内容,欢迎阅读卓多姿娱乐的其它文章